新工艺造“铠甲” 高效率筑堤防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远处,九江长江大桥,横跨水面,列车疾驰。桥下,货运船舶,往来如梭,汽笛轰鸣。江水两岸,高楼林立。雄伟的长江大堤,如钢铁卫士,守护沿线百姓。

“前面就是长江干流江西段崩岸应急治理工程城防堤段。”江西省九江市水利局四级调研员、项目部常务副主任熊诞宁,抬手指向不远处。

长江江西段南岸,滩窄流急,深泓逼岸。近些年,水下岸坡冲刷严重,崩岸险情频发,严重威胁防洪安全。

2021年11月,为维护长江干流江西段内河势和岸线稳定,保障防洪和供水安全,长江干流江西段崩岸应急治理工程开工建设。

该工程属于国家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中的江河湖泊治理骨干工程之一,也是国家150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工程主要治理17个崩塌段,建设长度65.4公里,总投资13.45亿元。”熊诞宁说。工程与长江大堤已护岸工程,共同构成完整的防洪工程体系,可以达到防御1954年长江洪水标准。

“工程建设内容以枯水平台为界,分为水下护脚、水上护坡两部分。”长江干流江西段崩岸应急治理工程总承包项目部副总工陈攀介绍,枯水平台是工程的重要结构,起到稳定水上护坡、连接水下护脚的作用。

水下护脚工程,通过采用“沉箱法”和“箱式吊抛”两种施工工艺,将赛克格宾抛投至水下河床,用来稳定水下岸坡。

“‘沉箱法’施工工艺,好比让石笼(赛克格宾)坐上电梯。施工船会将赛克格宾稳定下沉到距河床3米处,再开启底开式驳船进行抛投。这样既能精准抛投到指定位置,又能减少水下环境扰动,把对水下生态造成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陈攀说。

水上护坡则采用雷诺护垫、混凝土植生块两种结构型式。“赛克格宾与雷诺护垫的区别,在于格宾中填充的块石粒径不同,赛克格宾中填充的块石粒径大于雷诺护垫。”陈攀说。二者作用相似,都是为了让岸坡抵挡住江水的冲刷。

“我们生长在长江边上,保护好母亲河是我们的责任,所以在选择施工材料时,环保性是极其重要的。”熊诞宁说。随着水位的涨落,雷诺护垫和混凝土植生块的空隙间会逐步沉积泥沙,为植物生长提供便利条件。

同样,在永安堤段,长达450米,迄今为止长江沿岸最大规模的聚氨酯碎石护坡实施段,也在发挥着显著的环保效益。

“聚氨酯碎石是利用聚氨酯优良的物理力学及粘结性能,将普通的碎石块强化整合为一个坚固、稳定、开放的整体结构,不仅大大提高施工效率,也保证了岸坡的抗冲性、耐久性和生态性。”陈攀说。

“2021年年底到2022年年初,枯水期期间,冬雨频降、雨雪天集中,甚至迎来冬汛,导致很多堤段没有完成脚槽施工。”熊诞宁说。

“枯水期水位低时,我们全力开展脚槽施工。如果进入汛期,江水上涨,枯水平台位于下部将无法完成。”陈攀说。水位的升降,会对施工产生巨大影响。“所以我们一直同江水博弈,不停调整施工组织设计。”熊诞宁说。

2022年3月,下巢湖段岸坡段,正按计划进行施工,但此时的天气同往年相比较为异常。大雨连下几天,江水迅速上涨,淹没岸坡。

“我们马上制定应急方案,决定立即对岸坡表面采用土工布覆盖,并通过在土工布上压载块石的方式,抢护堤岸。”下巢湖段施工单位负责人计磊介绍说。

“由于工程靠近码头,作业船只不能进入,情急之下,我们的工人将土工布在长杆上,并在杆子两端系上大石块,跳入水中,走到指定位置,让土工布自行沉入水底。”计磊说。

“因为整个施工期,只包含两个枯水期,第二次我们毫不犹豫展开了攻坚战,近千名工人齐上阵,把受水位影响最大的核心区,在第二个枯水期内全面抢工完成。”熊诞宁说。

与江水博弈,同水位赛跑。施工队伍提高效率,加快建设。功夫不负有心人,工程于7月15日顺利完工,比预定计划提前4个月。

“工程虽然完工,但我们没有半点松懈,每天安排专人巡查堤坝。”陈攀介绍。比如特定部位是否会因高温天气导致坡面热胀冷缩而产生变形,水流冲刷是否会造成地基不均匀沉降、出现表面裂缝等等,这些都要及时整治。

“工程的完工代表着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接风浪的准备。”熊诞宁说,“当下,正值‘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也是台风频发的时段,虽然目前水位不高,但我们的长江大堤早已披上‘战甲’严阵以待,洪水来临时,它将迎面出击,力保沿岸安全。”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