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华商夫妇在美国做跨境物流:“还在摸索”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王明明:十多年前,从美国寄点东西给在中国的父母还是挺难的。可选择的快递公司少之又少。于是,我的先生决定创立了风雷速递。

“当时我去寄快递。他的公司小小的一间,就几个人,但是服务态度挺好。我公司离他也很近,就常去他那寄快递。后来两人就在一起了。”

王明明说,2015年中国跨境电商风头正劲,对仓储和配送服务的需求迅速增长,她也加入了这一行。

王明明:是的,尤其是建立合规性的跨境贸易模式以及完善配套服务体系。这是我们到现在仍在摸索的。

一些从传统外贸企业在刚转入跨境电商时只有一个目标:把货卖出去。对于出口物品的质量标准、配套售后服务体系、资金和货物流向、关税等都不太在意。部分信息只掌握在报关的物流企业手里,但双方并没有一个有效的沟通和运作体系。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是出去的货回不来。买家想要退货或者维修没有途径。企业也没法得知买家的后续需求。”

以现阶段为例,如果企业能够很好地利用中国海关总署的“9710”(跨境电商B2B直接出口)或“9810”(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清关模式,便可以借助综合保税区的力量进行商品的检修翻新、二次销售或退货等操作。

“运营合规化很关键。这需要联结各方力量。跨境电商服务商可在其中发挥作用,与各地市场的电商协会、贸易协会等建立联系,搭建信息通道。”王明明说。

对于企业来讲,合规化的运营模式使各个环节更加透明,可以帮助降低成本,减少亏损。也有助于形成良性的行业生态,帮助更多品牌出海。

为此,王明明和冯烨不断地寻求合作,与欧洲、南美洲等的电商协会联系,举办相关活动,“吃透”当地有关政策,帮助企业建立合规化运营的意识。

“除了政策相关的知识,市场动态也是我们可以向企业传递的。”王明明说,东南亚、南美洲等地的电商平台层出不穷,但不少中国跨境电商企业仍依赖于一家大的平台。这使得运营风险变高。 以2021年亚马逊“封号”风波为例,王明明所了解的5家中国跨境电商企业遭遇了封号。这些企业的规模都在10亿美元以上,但却一朝崩塌,再未有起色。 “这是令人心痛的。” 王明明认为,这些民族企业已经在海外做出了市场,但却因“信息、数据不共享”“规则不互通”等因素而遭遇了打击。这也让诸多从业者对海外运营模式有了更多认识: 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要多渠道多平台运营, 把流量掌握在企业自己手中。 跨境服务商还可承担起市场分析和信息传递者的角色,为跨境电商企业了解目标市场做足准备。 在交谈中,王明明和冯烨同时提到了中国文化IP出海。 冯烨表示,敦煌文化在海外很受欢迎。如果能将莫高窟壁画、雕塑等文化元素应用到日常用品的设计中,或许能吸引不少海外消费者,同时将这一传统文化推广出去。

图为观众游览复原的敦煌莫高窟第285窟。中新社记者童笑雨 摄 在冯烨看来,跨境电商企业可深度挖掘中国各地传统文化特色,并将其应用到产品和包装设计中,赢得海外消费者青睐。 跨境服务商则可利用好积累的品牌设计渠道和线下商超资源,为产品建立从初始设计到最终销售、从平台展示到内容营销的链路,助推中国文化IP走向世界。 “中国的跨境电商企业对市场的反应非常迅速。比如户外移动电源火了,一大批商家就会涌到这个市场里面来。等下一个产品火了,再去涌入下一个市场。但是,这个过程中少了品牌的概念。” 冯烨认为,创新和文化IP的建立是跨境电商企业急需考虑的问题。中国有很多优质的商品,但却缺少了一些“特色”,使得其在海外的销售变得很零散。品牌和文化IP的建立可以为这些产品加持“光环”。 在此次回到中国的调研行中,二人有许多不错的发现: 甘肃的农副产品甜醅子与美国的麦片相似,适合美国人的口味; 江西的荷叶茶在降低甜度后符合美国减脂人士的需求。 如果将这些产品与当地的文化风俗相结合,做出品牌,或许会为其带来新的海外市场。 “我们有非常多优秀的民族企业,也有着瑰丽多姿的民族文化。我们希望能联结更多人的力量,用产品作为载体,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冯烨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