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树下之儿本无罪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47集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心儿来到大奶奶的住处见到了舞笙。舞笙问她还好吧,心儿说怎样算好?还说舞笙跟方叔翁太像了。舞笙说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觉得心儿大概更想厚朴是她的儿子。心儿说天下没有母亲恨自己的儿子,只是怕他越陷越深。这时,大奶奶来了让心儿坐下慢慢说,二爷也让舞笙坐下。然后二爷拿出了方叔翁的排位说今天是方家的祭日。于是,大奶奶和二爷就跪在心儿面前说都是他的错,还讲述了当年嫁祸方叔翁的事情。心儿听后就打了二爷,舞笙拦着心儿。心儿对舞笙说要不是因为他们方家全家就不会死得那么惨,她每天都生活在仇恨里,恨不得杀了他。二爷说现在两个儿子都恨他,现在是他还债的时候了。然后就叫了,说他要走了,他要自首,让舞笙照顾好他娘,以前犯的错就不要再犯了。于是,二爷就被带走了。

舞笙和心儿来到方叔翁的坟前祭拜他。心儿说龙家收到了惩罚,这本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还求方叔翁保佑舞笙和厚朴平安,希望仇恨能够不再延续。

大奶奶正在做饭,心儿来了给了大奶奶钱让她买点东西,大奶奶说她不配要这些钱。心儿说她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厚朴。说完,就走了。

莲生清早起来一推门就开了。她来到院子里,问下人要干嘛,下人说俊杰让她回家,还说这家宅子是俊杰的了。家丁对莲生说龙家被舞笙卖给了俊杰,田产也卖给了他,二爷也因为下毒被关进了大牢。

舞笙把莲生带回家,莲生说舞笙是个畜生,说他爹这么大的年纪还去坐牢,他怎能承受。舞笙说这次真的不是他干的,是二爷自己承认的。还说恐怕他以后不能再照顾莲生了。莲生说她就没想过要他照顾自己,还问他到底是中了什么邪。舞笙说俊杰这个人虽然很坏,但是他看得出俊杰是真的喜欢莲生。莲生听后就骂舞笙,让他滚。

舞笙和镜心拿着行李离开了龙家大宅。舞笙来找四婶让四婶租给他以前住的房子,四婶说那个房子已经租出去了,让舞笙去找其他的地方。

舞笙和镜心来打一家客栈,舞笙嫌地方小,这时,他的烟瘾又犯了,就告诉镜心说他要再去找找别的地方,于是来到了赌场抽起了大烟。镜心在家等舞笙,等了一夜。舞笙回到家说自己碰到了一个老朋友聊起了天。镜心闻到了舞笙身上的烟味,就问舞笙钱怎么都没有了。舞笙说他请朋友吃饭了。于是就带着镜心出去吃饭,这时听到有人侮辱龙家人,舞笙就起身打了他们,镜心为了帮舞笙挡着,就被打晕了。

镜心醒来,舞笙说他真的是没用,镜心就安慰他说当初她坐上了回头轿,当时也快活不下了,可是现在不是也过得很好嘛。每一个人的尊严都在他们的心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厚朴来到池塘旁,想要救镜心,这时候舞笙也来到镜心旁,说是就是厚朴害镜心成这样的,说着两人打起来了,此时龙家大太太命令下人沉塘。这时普洱来了说龙家太吃亏了,她说让她的稳婆再给镜心演一次身,于是就把镜心拉上来了,经验身她确实是黄花闺女,最后饶镜心一死。

李嫣红拦住莲生质问她是否是她安排的,莲生否认,嫣红让她当面对质,并且警告莲生再对镜心下毒手就不会放过她,还对舞笙说喜欢一个人要靠自己争取。

莲生向龙家大奶奶哭诉,说自己不会这样做来害自己的爹。说完便哭着跑了。莲生来到他爹床前,说自己好像做错了一件事,说镜心不能给厚朴幸福,而她想给他幸福。莲生问大奶奶如果有件东西很想要要怎么样,大奶奶说抢。

大奶奶来看龙甲二老爷,二老爷说这辈子他对不起大哥,也对不起她。

舞笙来看镜心,劝她吃饭,说他对她没感情。与镜心结婚是为了给二叔冲喜。厚朴在门外要见镜心,大奶奶让下人开门赶他走。厚朴用手抓住门大奶奶十分生气。把镜心叫过来,要对镜心实施家法。舞笙看到了就上前阻止,大奶奶还让厚朴进来看镜心受烙刑。镜心昏过去,大奶奶让人把厚朴赶出去。

舞笙救起镜心并且为她擦药、扎针。

第二天,镜心的舅妈来到龙府说她们娘家人受了委屈 ,大奶奶扔给她三个大洋她,她不罢休说镜心未满十八岁,还说出来了她的生辰八字,大奶奶听后要求退婚,赶走了她。大奶奶让管家把镜心拉来说是镜心给龙家带来了晦气。镜心坐着轿子被送回家,镜心却被舅舅赶出家门。正要寻思,被嫣红劝住了,镜心说她经过这些事没脸活下去,嫣红说让她见厚朴一面,答应她要好好地活下去镜心最终答应了嫣红。

镜心的哥哥想要镜心,幸亏被她舅舅看到,舅舅拦下了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舞笙几天没回家,住在积善堂,莲生来看他要他跟她一块儿参加绣球节,舞笙没答应她,她便走了。

镜心靠编竹篮维持生计,嫣红把她编的竹筐给了舞笙,舞笙给了她钱,让她别告诉镜心是他帮的忙。

晚上,嫣红劝镜心参加绣球节,说厚朴已经做好了准备。镜心答应了。镜心的哥哥喝醉酒说镜心是丧门心,害他去不上媳妇。可是他一不小心把酒弄撒了,着起了火,他慌忙逃跑了,剩下镜心在屋里喊救命。这时一直默默关心镜心的厚朴出现了救了镜心。厚朴说他想娶的人是镜心,让她参加绣球节。

绣球节那天,镜心站在楼上,楼下的厚朴以为是镜心的绣球就接住了,谁知是龙莲生的,镜心看到,生气地走了。

镜心生气地冒雨地跑到湖边,厚朴说他没看清,他就要镜心做老婆。

莲生高兴地跟大奶奶和龙二爷说厚朴接到了她的绣球,大家都反对,可是莲生却坚持要嫁给厚朴。

厚朴的奶奶看到他和镜心在一起就说她不想让厚朴娶她,她说龙家大小姐惹不起。

厚朴奶奶背着厚朴去龙府送厚朴的生辰八字,莲生高兴地收下了,等厚朴的奶奶走后,大奶奶把生辰八字撕掉了,说死都不会让她嫁给厚朴,而莲生也说她死都要嫁给厚朴。

莲生去找镜心告诉她与 厚朴定亲的事。镜心听完后就去找厚朴了。厚朴正在忙,正好他奶奶出来了,说不能得罪龙家,不想让镜心再来找他。镜心听后生气地走了,厚朴质问奶奶,奶奶说是为了厚朴好,而厚朴却不答应,准备把喜帖送还龙家。

厚朴跑到龙家退亲,大奶奶指使舞笙打他。厚朴说他接错了绣球,他不能娶她。莲生说他欺负她,说完就跑了,莲生跑到花园的走廊里准备上吊,这时大奶奶来了让人救下了她。莲生哀求大奶奶帮她,大奶奶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她。

厚朴上山为生病的奶奶挖人参,却被人抓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龙家的管家说大奶奶说龙家有的是人参,厚朴却不答应.管家拿刀刺向厚朴的脚.厚朴在山上昏迷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莲心上山找厚朴,厚朴说龙家是卑鄙小人,说他不可能娶莲生.莲生说她从小在深宅大院长大,没有朋友,还说她对厚朴有一种亲切感.可是厚朴仍然坚持不会娶莲生,说完一瘸一拐的走了.

莲生回到家,哭着对大奶奶说厚朴不要她,还反问她为什么要剪断厚朴的脚趾,她说这辈子出了厚朴她谁都不嫁.

莲生去找厚朴,在门外看到了前来看望厚朴的镜心,说厚朴是龙家的人,正好被厚朴看见,他扔掉了莲生送的人参,和镜心进了家.他俩进了门后,厚朴的爹说药越来越难采了.镜心就去熬药.

奶奶说这一切都是镜心害的,而厚朴说他想告龙家.这话被镜心听到了,镜心放下药就走了,厚朴追了出来,留住了镜心.

镜心上山为厚朴采药,准备送给厚朴时遇见了莲生,她让莲生帮她送进去了.莲生说她为厚朴采了药,就算再凶她,也不能阻止她对厚朴的好.

莲生回到家时,知道她爹又犯病了.大奶奶说她为了莲生和舞笙什么事都敢做.莲生说她们家是不是中邪了,说镜心是灾星,说将镜心退婚就是放虎归山.说她请人算过了要让镜心回龙家作下人,用符镇住她.

莲生去她爹床前,说可怜她,让镜心来龙家当下人可以还债.

镜心被她舅妈卖到龙家,镜心来到龙家,舞笙说他缺人要镜心作她的丫鬟.大奶奶让镜心留在舞笙房里了.

莲生去看望厚朴,说镜心到她家当下人了.厚朴生气地要去找镜心,她说她爹得了急症,跟他有关.厚朴为她爹开了药,莲生让镜心把药熬了.龙二爷吃完药后,急促的咳嗽,昏迷不醒.莲心却把责任推到镜心身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夫说药方不是他开的,大奶奶质问镜心药是哪来的,镜心为了保护厚朴说是她找的土方。于是大奶奶就让管家把镜心吊起来打。

莲心昧着良心说全是周镜心惹得,大奶奶就更生气了。莲心对着排位忏悔,说不会原谅厚朴。莲心来到关家,说是厚朴害的,厚朴说那是正常反应,还为她爹开了第二副药。

舞笙问镜心有什么想说的,镜心说方子是她找的,是她的错。

莲生拿着厚朴开的药方,让大夫看,大夫说如果服此药可能会凶多吉少。

大龙和嫣红找到厚朴,告诉他镜心要被用刑,厚朴来到龙家,说药方是他开的,还要求见二爷为他治病,舞笙答应了他。舞笙看过了厚朴的药方,与大夫商量之后决定用厚朴的药方抓药。龙二爷吃了药,在一阵抽搐后,说他的身子舒服了许多。舞笙央求他去林子救镜心。

镜心被压到林子,大奶奶正要放狗咬镜心,龙二爷、舞笙赶到,救下了镜心。

莲生对大奶奶说得让镜心多干活。镜心在龙家下人监督下洗马桶和衣服。

厚朴来找镜心,镜心说她配不上厚朴,让厚朴不要再来找她,说她过得很好,说龙舞笙是个好人。厚朴听后什么也没说,帮镜心拉沉重的柴车到龙家。

镜心给大奶奶,大奶奶却羞辱她,还把镜心赶出来。

厚朴回到家,看到债主向他爹要债,这时普洱来到关家求医。厚朴来到药房,看到了莲生,就让她走,莲生想把自己的私房钱给厚朴,在纠缠之下扯开了莲生的衣服,正好被大龙看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厚朴向大龙解释说他和龙莲生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大龙却不能相信他。说完厚朴就走了。

大奶奶得知此事来找莲生,以为莲生跟厚朴发生了什么,说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这样做不值,莲生却说她爱后厚朴。于是大奶奶来到龙家说莲生和厚朴衣衫不整的在一起,逼着厚朴的爹让厚朴娶莲生,而且必须入赘。厚朴的爹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她,并向她承诺如果反悔就一路从关家跪到龙家。

舞笙觉得厚朴娶莲生不正常。

静心知道莲生要成亲,心里不安。舞笙告诉他厚朴娶莲生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接近静心,说他会盯着他的。

厚朴采药回家,知道了他爹答应了和龙家的亲事,他说这件事不是真的,他爱的不是龙莲生。正要去龙家,奶奶说他爹答应了龙家如果悔婚就要一路跪到龙家,厚朴一脸的无奈与委屈。

晚上厚朴喝着酒来到龙家大门外,要跟龙家理论,他爹说厚朴这样做是逼着他向龙家下跪,还说让厚朴对关家对心爱的女人负责。厚朴说他应该对镜心负责,他爹说他会遵守承诺,不过要和厚朴断绝父子关系。

莲生把镜心叫到屋里让镜心恭喜她,镜心祝她幸福,莲生说他会跟厚朴好谁要是想拆散他们就是枉费心机,还让镜心不要出现在他结婚那天。镜心出来后独自掉眼泪,舞笙看到她就把事情原委告诉了镜心,镜心不相信。认为厚朴一定有苦衷,说罢就要去找厚朴说是为了莲生要去球厚朴,说莲生是真的喜欢厚朴,希望他们能幸福。于是舞笙就带精心去找厚朴。

一路上,精心说她的心已经死了。她说她很感激舞笙说舞笙在她的眼里是个好人。舞笙问镜心是不是真的希望厚朴根莲生结婚,精心说为了龙家和关家他只能这样做。镜心看到了喝酒的厚朴,厚朴说他听到了她和舞笙的话了,说他们没关系啦。精心说她想说的是如果厚朴不想娶莲生就带着全家人走,说舞笙很照顾她。厚朴听后,生气地走了。

到了娶亲的那天,厚朴迟迟没有出现。

厚朴的爹跪拜了管家的列祖列宗后,就准备一路跪到龙家。这时候厚朴来了,说是要到龙家退亲,说完便要走,在门口遇到了大奶奶。大奶奶生气地让下人压下了厚朴。厚朴的爹替他求情,并说他会履行承诺的,并要和厚朴断绝关系。后来就一路跪到龙家。莲生知道了厚朴要退亲生气的去找镜心,用棍子打他,还想杀了她,这时舞笙出现了并且阻止了莲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厚朴的爹一路跪到龙家,大奶奶吩咐管家三儿杀了管厚朴。于是龙家管家就把管厚朴装进了麻袋准备把他扔到河里。

舞笙和莲生听到了急忙去山上找厚朴了。

莲生和舞笙来到河旁,见到了管家命令他快去找到厚朴。舞笙要莲生先回家,莲生不信任管家,说要是找不到厚朴就死给他看。

向大奶奶和龙二爷汇报情况,大奶奶不顾厚朴死活,龙二爷吩咐下人让他传话给管家,说厚朴实他的救命恩人,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绝不会放过他。

镜心也来到山上找厚朴,被大小姐训斥,也帮忙找厚朴。

厚朴的爹为了找厚朴从山坡上滑了一跤受了伤,大龙把他背回家了。

舞笙劝莲生先回家,莲生不肯,说找不到厚朴就不回去。镜心无意中发现了厚朴的东西,于是在附近找到了厚朴。镜心为厚朴求情让龙家放过厚朴,莲生却说她没资格为厚朴求情,说她是厚朴的妻子。

莲生让管家把厚朴送下山,说要是厚朴有什么事就要他的命。莲生让舞笙先走给家里报个平安,并让周镜心跟着她。舞笙听后便走了。

莲生想走近路,可是她一不小心差点摔下桥,幸亏镜心救了她。舞笙觉得不对劲,就有上山找镜心和莲生。

镜心失足摔了一跤,晕了过去,莲生不但不救她,反而想趁机杀害她,这时舞笙赶来了,质问莲生后,说厚朴是不会喜欢她这样狠毒的女人的,留下莲生,把镜心背下山了。

厚朴被送回家,厚朴的爹要让厚朴离开家,和他断绝关系。

舞笙背着镜心回到了龙家,说厚朴没死,莲生直接到关家了,她派人保护她。

莲生看到了昏迷的厚朴,说他们已经成亲。舞笙为昏迷的镜心开了药方,让下人给他抓药。

镜心的舅母拉着她的表哥到龙家去要钱。管家给他们开了门,却不让他们进去。镜心的舅母就开始大吵大嚷,趁着混乱进了龙家。大奶奶呵斥他们,并赶走了他们。

莲生回到了龙家,说厚朴不想看到她,她的心里很难受,她说都是因为大奶奶厚朴才会讨厌她的。

二爷情急之下急火攻心,舞笙要给二叔扎针,大奶奶不肯,可是龙二爷说他相信舞笙。大奶奶看到眼前的情景,想起了十八年前的往事,顿时脸色非常难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奶奶看到舞笙给龙二爷扎针想起了十八年前的事,顿时脸色很难看。龙二爷说最近家里发生太多的事,大奶奶快承担不了了,让舞笙以后多照顾家里。

厚朴醒来没看到他爹,就去找。后来跪在他爹面前忏悔。可是他爹坚持要和厚朴断绝父子关系,厚朴跪别了他爹后就离开了关家。他爹说让厚朴走是为了挡龙家的嘴。

大龙为厚朴找到了住处,厚朴很感谢他。厚朴让大龙帮他,他要为码头的工人看病,挣钱维持生计。

莲生心情不好要绝食,舞笙看到了说他一时冲动说话太过分了,劝莲生跟他到花园里散散心。舞笙跟莲生来到花园,舞笙说小时候的幸福很简单,莲生说现在的幸福也可以简单,可是她错过了,她还说她想让镜心到她房里伺候一段时间,舞笙拗不过莲生只好答应了她。

莲生把镜心叫到房里让他做刺绣,镜心答应了。这时候镜心因为来月经肚子疼,莲生说她有治痛经的药,让镜心喝下。镜心回房后觉得身上一阵阵发热。

管家告诉大奶奶厚朴的爹把厚朴赶出家门了,在龙二爷的劝说下决定放过他。

莲生将人参粉放入鸡汤中让下人看着镜心喝下,镜心端着洗脚水来到莲生房里,由于身体不适,把水撒了莲生一身,莲生让镜心给她洗,还让镜心晾一宿衣服。镜心离开后走路时大出血,恰好被舞笙看到,舞笙为镜心治病。镜心醒来后舞笙问她药是不是莲生给的,这药会造成血崩的,镜心不说话,可舞笙已经猜到是莲生了。镜心谢过了舞笙,感谢舞笙对她的好,谢他为自己做的事,说舞笙是个善良的人。

厚朴正在为别人看病,奶奶来了,想要厚朴接他回家,她说他爹赶他出去是权宜之计。她还说龙家看到厚朴被赶走后就没有再为难他们了。厚朴于是答应跟他回家了。

房东来到关家说龙二爷帮他把房子买下了。这时厚朴跟奶奶进来了,厚朴看到了地契后,坚持要将它还给他们。于是转身离开了。

厚朴找到普洱,告诉她他想要借钱,并向她说明了原因。普洱说她家的钱都用在了账上,于是拿出自己的首饰让他当点钱。

厚朴拿着首饰当了钱盘算着怎样支配它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镜心正在拉磨,她的师傅找到她,想要给她要钱,镜心只好把她娘留给她的镯子给他了,让啊他拿去生活。

精心的师傅拿着镜心的镯子去换鸦片,没了钱就又去龙家找镜心。被龙家的下人看到了并压到了大奶奶面前。他说镜心被很多人盯着呢,这话激怒了大奶奶,大奶奶说镜心以前是妓女,这时舞笙出来为镜心解围。舞笙把镜心的师傅拉出来,说以后不要再来找镜心了,否则后果自负。最后给了他钱让他生活,还让管家帮着她戒烟。镜心感谢舞笙,舞笙说以后不让她惹他们,镜心说她的出身是无法选择的,说就算他们不好也是她唯一的亲人,舞笙听后无奈又同情地走了。

镜心来到莲生的房里为莲生,莲生不但羞辱了镜心,说镜心是专门勾引男人的女人,还让镜心跪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镜心还跪在地上。莲生让镜心去为她打洗脚水。舞笙对大奶奶说他想带镜心出去,这时镜心正好经过,不小心把水弄撒了,舞笙质问莲生镜心的伤口是怎么回事,莲生一阵冷嘲热讽。惊动了大奶奶,舞笙说让镜心回他屋里,还警告莲生要想让别人尊重自己,自己就应该先学会尊重别人。

镜心跟舞笙出来了,镜心说她不想让他为了自己兄妹之间起冲突,舞笙说有些事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厚朴为普洱的爹看完病,恰巧遇到了镜心和舞笙,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发生了争执。舞笙气不过,故意做亲密的动作对镜心。最后他们竟然动手打起来了,镜心和厚朴都去安慰厚朴,舞笙生气地走了,镜心看到也赶忙追上了。镜心关心舞笙的伤,说普洱跟厚朴好她也没办法阻止。舞笙说厚朴哄女人很有一招,精心说她现在只想安安心心过日子,别无所求。

普洱为她爹吃药,普洱说她想借厚朴之手对付龙家为她娘报仇。

镜心为舞笙送来了八宝粥,舞笙让镜心喝了,镜心于是就喝了起来,舞笙看着镜心喝粥的背影暗自发笑。镜心问舞笙是否相信上天注定,舞笙说或许吧。镜心说她觉得莲生和厚朴不合适,说他们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联系,反正不是爱情。还说她觉得莲生很可怜,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舞笙就开始给镜心讲起了莲生的身世,说着说着发现镜心已经睡着了,于是就拿衣服为她盖上,正好大奶奶进来了看到了,训斥镜心让她下去。大奶奶原来是来看舞笙的伤势的,还让舞笙注意自己的身份。

镜心在花园里见到了莲生,莲生盘问镜心,说镜心心里肯定一定在嘲笑她,说她霸者厚朴和她哥哥,镜心让莲生放过她,可是莲生却不依不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莲生说镜心来到龙家都是他安排的。镜心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她恨她,说只要她在就不让镜心痛快,说完就生气地走了。

大奶奶安慰莲生说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要再耿耿于怀了。这时管家进来说厚朴来了,于是大奶奶就出来了。

厚朴来到龙家,把钱换给了他们。龙二爷说他需要钱为什么不接受,厚朴说他失去了最爱的镜心,都是龙家造成的,他不会接受龙家的钱的。厚朴又拿出了钱,说他想为镜心赎身,想要化解两家的恩怨,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大奶奶不答应,龙二爷却让厚朴三天之后来拿镜心的赎身文书。厚朴谢过二爷后便离开了。

厚朴见到镜心告诉镜心他是来为她赎身的,他说他借钱赎她,说他要娶镜心为妻,要镜心给他一个完整的幸福的家,说完就走了。镜心看着厚朴离去的背影,不禁流下了眼泪。

大奶奶把镜心的卖身契给了二爷,说二爷最近变了,二爷说他看到厚朴有种特殊的感觉,说人活一辈子就是求个平安,以前的事总出现在脑海,他时间不多了,想做点善事来弥补。于是回忆起了十八年前的事,当年他们不能在一起,于是现在的大奶奶就嫁给刚失去妻子的龙大爷。龙二爷说他不希望他的事情在别人身上重演,他想要有情人终成眷属,还请求大奶奶放过厚朴。

镜心正想着厚朴说的话发呆,龙二爷对她说让她事先收拾东西,可以提早回去,镜心听后心里很高兴。

莲生求大奶奶不能放过镜心,大奶奶说龙二爷已经答应她也改变不了。大奶奶回忆起十八年前的事,龙家二奶奶知道她与龙二爷的事,还威胁她,于是她找道长指点迷津个,道长说她和七七女相克。

莲生去找舞笙告诉他厚朴来给镜心赎身,大奶奶和龙二爷都答应了。舞笙说他管不了,否认他喜欢镜心,说他不要留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在身边,说罢,赶走了莲生。

舞笙开开窗看到了浇花的镜心,心里默默的说镜心不要走。镜心看到了他,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舞笙表面不领情,嘴上不肯说。镜心问他是否想要她留下来,舞笙却说多一个下人伺候总是好的,镜心不说话,舞笙也关上了窗户。

厚朴的奶奶知道了厚朴要为镜心赎身,心里非常生气,于是去药箱翻动马钱子。厚朴的爹看到了就告诉她说马钱子是毒药没事别乱动。

镜心正在收拾行李,莲生进来了,镜心说如果她总怀着仇恨的心,是不会得到幸福的。而莲生却揪着不放,咒骂着镜心。(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镜心说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莲生因生气咒骂镜心不够还骂镜心的父母,镜心阻止了她,说自己虽不是圣人但是她懂得冤家宜解不宜结。莲生不依不饶,说她要跟着镜心,无论她走到哪,他都不会放过她。镜心说她本打算出来龙家大门就不和厚朴在一起,但是听到莲生的话就决定要和厚朴在一起。最后他们起了冲突,二爷来到了阻止了,并让镜心离开了龙家。

舞笙躺在床上又想起了镜心。

镜心离开了龙家来到关家找厚朴,厚朴不在,奶奶让她留下来说会话。奶奶问镜心又什么打算,他说她不想要拖累厚朴,但是也不忍心辜负厚朴的一片心意。她还说厚朴不喜欢莲生,厚朴跟莲生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她请求奶奶给她一次机会,奶奶表面答应了。于是借口给镜心沏茶,将事先准备的马钱子放入了茶中,想让镜心喝下。正好被厚朴的爹发现了,及时阻止了她。厚朴的奶奶说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镜心的,说只要她活着镜心就别想进关家的大门,镜心跪下来求她,奶奶却说她不想让镜心带给她家晦气,镜心只好伤心地走了。

厚朴冒雨去看静心,嫣红却对厚朴说镜心差点被关家害死。镜心赶厚朴走,说她感谢厚朴为她做的一切,但是请求厚朴赶快走,别再来找她了。

镜心正准备吃饭,这时她的表哥来了,想让镜心做妓女帮自己挣钱。镜心不答应,他的表哥就想她。

舞笙来到关家准备看静心,在门口听到嫣红说镜心现在不想见厚朴,于是就去静心家找镜心。正好碰到镜心的表哥欺负镜心,上前一把拉开他 打跑了他。镜心倒在舞笙怀里哭起来,舞笙安慰着她。

镜心的表哥正在赌钱,龙家的关家把他抓出来,舞笙让关家用针灸来惩罚他,疼得他嗷嗷直叫。舞笙警告他以后不许在欺负别人后就走了。

镜心去找活干,可是没人愿意用她,只能失望地回家。这时四婶叫镜心说有个人愿意让她做刺绣。厚朴来给镜心送饭,精心正在做刺绣,她坚持让厚朴走说她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别的什么也不想想,她不想再和任何男人扯上关系,他借的钱镜心她会还的。厚朴走后,镜心静静地流泪。

四婶来收货,并且把钱给了镜心。镜心看钱多,觉得不对,就追上去想问清楚,结果看到了舞笙,于是决定把钱还给他。

镜心来到龙家,意外地看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镜心来到龙家想要把钱还给武笙,恰巧不巧看到大奶奶和龙二爷在一起。慌张的镜心正要逃跑,被大奶奶看到大奶奶问她看到了什么,镜心说什么也没看见。大奶奶威胁她,她说她只想安心的过日子,别的什么也不想,她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于是大奶奶放过了她。镜心走后,大奶奶来到二爷房里,二爷说他们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总有一天他们的事会被孩子知道的,她不想在偷偷摸摸的过一辈子。大奶奶说她也不想,这一生她都没有跟他要求过什么,只是求这一点安慰。于是回忆起十八年前的事,龙老太太训斥他们通奸害的龙二爷被气死了。大奶奶抱着二爷说她不能没有他。

厚朴来到龙家赎镜心,可是大奶奶却将钱还给了厚朴说她不想放镜心。说着让人赶走了他。

莲生来到镜心家,告诉镜心说镜心不能离开龙家,她还是龙家的下人。说罢就带着镜心回到了龙家。莲生带着镜心来到了龙家大门外见到了厚朴,她让厚朴回家,让厚朴把借的钱还给人家,说她愿意留在龙家。莲生说这件事和她没关系,这次是她大娘和爹改变主意了。

大奶奶找到镜心说只要她安分会对她好的,说完便走了。

武笙看到了在干活的镜心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大奶奶要去给方书翁上坟,武笙来了问起此事,大奶奶说方叔翁当年是朝廷要犯家人被株连九族,于是她去上免得坟上太凄凉了,还说让武笙收收心别老往积善堂跑,田庄当铺这些产业将来要交给他管,武笙答应了。

武笙找到镜心,让她陪他去药堂。到了药堂,武笙要镜心以后到药堂帮忙。武笙说他喜欢镜心绣的活,镜心说那她以后会绣给他。武笙误会镜心不喜欢在药店帮忙,镜心说她只是不想给少爷添麻烦。武笙问镜心来到龙家开心吗,镜心坦诚说她确实不太高兴,她说她在龙家绝望,出去龙家更绝望。武笙说他要靠自己的双手挣饭钱。

武笙出来后遇到了普洱,他俩来到了湖边散步。普洱赞美厚朴,武笙劝她不要上厚朴的当,说厚朴心机太重。普洱却为厚朴辩护,还想向武笙表白,武笙打断她说他感谢普洱当初普洱没有答应跟他走,说他们之间不是爱情。普洱问他是不是因为厚朴他才这样说,武笙说家里事情太多他没心情考虑男女之情,普洱听后生气的走了,告诫他说不要爱上自己家的下人。

大奶奶去给方叔恩上坟,说她已经尽力了,让他安息,说完就为他上香,可是香却突然断了,吓得她掉头就要走,当她一回头,看到了一个女人出现在方叔翁的坟前,她怀疑她就是当年冤死的方书翁的妻子。

大奶奶回到家,把看到事情告诉了二爷,说她要探探虚实。

普洱来到万惠兰的裁缝店门前恭喜她开张大吉,二人攀谈起来,万老板说过几天要宴请宾客请普洱来做客,普洱爽快的答应了。此时在一旁的龙家管家派人时刻监督她。

管家回到龙家告诉了大奶奶和二爷万惠兰的情况,说她是从南阳来做生意的。于是大奶奶决定要去看看。

大奶奶带着莲生来到了万惠兰裁缝店里,万惠兰为她倒了杯咖啡,大奶奶与她聊起了万惠兰的身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奶奶问万惠兰是哪的人,她说老家记不得了,说丈夫死了没有子嗣,任由人家欺负就来到了这里,万惠兰请大奶奶参加她的宴会,大奶奶没答应。大奶奶说惠兰的店铺小,为她找一个大点的让她去看看。惠兰答应了,跟大奶奶去了,路上惠兰看着大奶奶想起了她曾经联合龙二爷害了她丈夫,追杀她和刚出生的儿子。

大奶奶带惠兰来到方叔翁的坟前,想让惠兰替她看看风水。惠兰说这应该是一块风水宝地,不过它最适合做坟地,埋在这里的人一定会子孙兴旺的。大奶奶问她做阳宅怎样,她说好。于是大奶奶就让管家把方叔翁的坟给刨了,还让惠兰帮忙铲土,说是远道而来的人会带来运气。惠兰拿起铲子想起当年的恩怨最后铲了方叔翁的坟。

大奶奶回到龙家对二爷说惠兰与方叔翁的妻子心儿像极了,但她没有露出一点破绽。她也希望她不是心儿,就算是心儿她演得太像了,想要除掉她。二爷说就算是心儿她拿龙家没办法,不要再错杀无辜了,那样罪孽更深中了。大奶奶说不要提罪孽,她已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了,当年他们买通七个人把死罪推到方叔翁头上,可是后来为了以防万一把那七个人带到温泉山庄,那场大火已经带走了一切,要宁可错杀一万不能放过一个。二爷说不要这样做。这时管家来了说盯梢的捎话来说,万老板回店里没多久就去招待客人了,没什么特殊的举动。

大奶奶晚上睡觉做梦梦到当年那场大火,被惊醒了。

万惠兰晚上拿着方叔翁的墓碑地残骸说她是心儿,龙家逼她现行,她不得已才会那样做,她一定要在这里扎下根才能替他报仇,说着又回忆起当年被龙家追杀时,摔下桥后她的孩子被一个大夫抱走了。

万惠兰向她的客人打听镇上有名的大夫,客人说关家看病好。惠兰打听说他有没有孩子和妻子,客人说他有一个儿子但是没见过厚朴的娘。惠兰说她这就去拜访。客人说起了关家和龙家的恩怨。

惠兰来到了关家,见到了厚朴的奶奶,问起了厚朴跟他爹,问她是否知道镇上谁收养了一个孩子,奶奶说她不知道,让她走。奶奶将事情告诉了厚朴的爹说惠兰来找十九年前遗失的孩子。

黄浦少爷来到了龙家,大奶奶让下人准备为他接风,说从小把他送到国外为的是让他独立,让他别怪她。黄浦少爷俊杰说他了解。

俊杰一个人来到花园暗自下定决心要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这时,他看到了莲生夸莲生漂亮,莲生却不领情。

大奶奶对二爷说她觉得胸口闷,说自从惠兰出现就这样,二爷说事情真要发生,该来的也挡不住。

舞笙看到药店要亏本问管事的是怎么回事,他说是厚朴干的,厚朴叫村民认草药,村民买的药就少了。

俊杰来到积善堂,送给舞笙一套洋装 ,舞笙谢过了他。俊杰问怎么没什么生意,说以后有难题就给他说,他帮他办。

舞笙穿上了俊杰送的洋装去积善堂,看到积善堂门口人山人海,觉得奇怪,就问俊杰什么是龙丹,俊杰说他跟大奶奶要的方子,让舞笙别管了。镜心问俊杰怎么回事,俊杰说不该她管的事就不要问。(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镜心问药店的伙计龙丹是怎么回事,他说是隔了年的保风丹加些淫羊藿换了包装。

舞笙叫镜心来问她在忙什么,她说在洗被罩,舞笙说不让她太劳累,说要想在龙家好好生活就要知道好自为之。镜心问舞笙什么是保风丹,什么是淫羊藿。舞笙解释给她听。镜心说是挺伙计说的,舞笙说不要听他们瞎说。

镜心来到关家找到厚朴的爹,带来了保风丹让他鉴别龙丹到底是什么做的。厚朴他爹说药里的淫羊藿长期服用对人伤害很大。于是镜心就想让厚朴他爹告诉买药的人实情,厚朴的爹答应了。

厚朴来到积善堂门口说龙丹不能吃,积善堂的伙计就带人出来打他。舞笙出面阻止,问清了情况,验了药,命令伙计退钱。于是村民就都到积善堂退了钱。

舞笙看到退回的药,问镜心是她告诉的吗,镜心承认了。舞笙说为什么事情发生不是第一个告诉他,问她就这么希望厚朴对付他吗,镜心沉默。

舞笙告诉大奶奶说他把药退了,大奶奶担心影响药店的生意,就责怪舞笙要是俊杰在就不会这样做了。

镜心给舞笙洗了毛巾让他擦脸,舞笙却生气不理会。

俊杰找到镜心的表哥说他想请他帮忙,想让他到关家看病,并给了他很多钱,于是精心的表哥答应了。

镜心的表哥捂着肚子来到关家,厚朴为他诊断说没什么病,但镜心的表哥说自己吃辣椒多了但是拉不出来,于是厚朴给他开了药。

精心的表哥把厚朴开的药换了,吃了下去不久拉个不停,他娘问他怎么回事。一会厚朴来为他诊断,问他吃了什么,他说他什么也没吃,只是吃了他开的药。厚朴一看他吃过的药,说他吃的是巴豆,他却不承认,硬说是厚朴开的药。这时普洱用计识破了他的阴谋。

镜心的表哥魏晓峰找到俊杰想要钱,俊杰不给,魏晓峰说他要是不给钱就跟他翻脸,俊杰警告他说再这样跟他说话就让他消失。魏晓峰没捞到好处就走了。

舞笙买东西时听到别人在嚼舌根,镜心提舞笙说话,舞笙走开了,镜心跟上来说他没有帮厚朴对付他,舞笙原谅他了。

龙二爷对大奶奶说俊杰能干,不过太想他当年了。大奶奶却陈赞他。舞笙进来大奶奶指责舞笙把药店管的乱七八糟,舞笙说他不想想俊杰那样,说完就生气地走了。

俊杰来找大奶奶,龙二爷说舞笙不像他的儿子,被俊杰听到。

俊杰找魏晓峰让他替他找给舞笙接生的稳婆。

魏晓峰找到菜稳婆,蔡稳婆回忆起当年她把孩子抱错了的事。她被魏晓峰软禁起来,魏晓峰用这件事来威胁俊杰,想跟俊杰一起对付舞笙。

龙二爷受到一封匿名信,写着当年的事情。大奶奶看到了信说他们哪来的证据,觉得可以隐瞒,可是龙二爷说这件事非同小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龙二爷说宗族里无法交代,大奶奶说写信的人一定有交易,看看他们下一步怎么做,大奶奶说不管有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的。,还猜测这件事跟厚朴有关系,二爷说不可能,他相信厚朴不会做这件事的。大奶奶又想到蔡稳婆,就带人去蔡稳婆的住处找她,可是蔡稳婆却不在,邻居说她被人带走了。

大奶奶收到了信让他放弃地皮作为交易。二爷说要等那个人浮出水面。二爷出门见到俊杰,俊杰说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龙二爷于是就四处张罗着要别人不买这块地。

拍卖会那天,龙二爷忍痛放弃了一块好地。他俊杰说他老了却不糊涂,认为魏晓峰后面一定有人指使。俊杰说他也觉得不对劲,说帮他问。

于是二爷和俊杰打了魏晓峰逼他说出幕后主使,可是魏晓峰却不敢说。

二爷向大奶奶说明了情况,说他会收拾那个幕后主使的。

魏晓峰回到家,他把地契交给了他娘,他爹说不义之财,家里早晚要出事。魏晓峰却执迷不悟。魏晓峰来找俊杰,俊杰问他地收拾好没,他要派人进货,在地上种上苗秧子,让他多找几个人看管,魏晓峰问他地理中的是什么,俊杰却没告诉他,俊杰说保证让他挣钱。

厚朴找到后山中的花,让他爹看,说后山那片地里种的都是这种花,厚朴他爹说,这是罂粟,是用来做鸦片的。

魏晓峰找到了俊杰说巡捕房去他们地里查了,说知道他们种的是鸦片,说把地都封了,还要抓他呢,俊杰问他是谁说的,他说不知道。他让俊杰赶快找到上回的买家,赶快出手。俊杰说巡捕房盯上的东西,没人敢要,让魏晓峰去自首,说他会找人把它捞出来。

二爷收到匿名信让他替他卖鸦片,他说他没有当年的心气了,说这是报应。

龙家管家让大批的下人找蔡稳婆,找到蔡稳婆之后,她却情急之子啊断了气。

俊杰生气暗骂魏晓峰连个人都藏不住。

第二天,俊杰交给舞笙一封信,二爷坚持要看,可是舞笙不肯。舞笙看到信上说他是大奶奶和二爷的私生子。大奶奶说这是诽谤,说是生意场上竞争者写的。在大奶奶竭力解释下,舞笙半信半疑。

二爷在屋里对大奶奶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爷说这件事没过去只是刚开始。

普洱去找厚朴说她爹年事已高,想让厚朴帮他打点。厚朴害怕帮倒忙,可是普洱却不嫌弃。

厚朴在普洱家帮忙,普洱给他喝粥,被舞笙看到了,接着镜心也看到了,于是二人就走了。

舞笙对镜心说厚朴到普洱店里帮忙,厚朴很快就要成为普洱家的上门女婿了,说厚朴找到一条很快的发财之路,镜心为厚朴辩解说厚朴不是那种人,舞笙气镜心替厚朴说话,问镜心是不是很讨厌他,为什么她看到厚朴就会笑,而见到他却哭丧着脸。镜心说不是这样,舞笙生气便走了。

舞笙找到厚朴上来就打了厚朴,警告他不要利用女人,厚朴不承认,说她爱镜心,说他在欺负镜心他就不放过他,说完舞笙边走了。

厚朴回到普洱的店里说账本湿了,普洱说幸好帐条还在他们可以一条一条对回去。他们对完帐太晚了,普洱说让他留下住在这里,以后也住在这里。厚朴说舞笙喜欢普洱,说他不想惹事端。普洱说她和舞笙没有关系,说她不爱舞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魏晓峰被放出看守所,见到了俊杰责怪他没有早点放他出来,他还告诉俊杰说这次是厚朴告的密,他想找人杀了他,俊杰说等风声过了在收拾他。

普洱要让厚朴在龙家对面开一家药店。厚朴问她的真实目的,普洱说厚朴做事犹豫不决,正是这镜心到现在还在龙家,莲生到现在对他还不死心。让厚朴抓住机会。然后她竟然说,他帮厚朴是因为她喜欢厚朴,她想帮他,她说她并不要求他什么,她帮他她也有利可图,帮她打败龙家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第二天,普洱果真在积善堂对面开了药店。舞笙叫住了普洱说她没必要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厚朴。普洱说她不是傻子,她还说她和舞笙的关系虽然好,但是不许舞笙这样说厚朴,说完了便走了。

大奶奶责怪舞笙,说人家都欺负到他头上了,舞笙说别人开店,他也没办法,做生意要凭本事。大奶奶问他普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厚朴了,舞笙说他不知道。这时候二爷进屋说这件事不能怪舞笙,人家要开店,他也没办法。大奶奶说关厚朴再跟自己家作对,幸亏莲生不在,要是让她知道了厚朴勾搭上了普洱那她该。。。舞笙说他要去店里,大奶奶说自从回春堂开了店里就没什么生意,俊杰说,他们只是价钱便宜,赚不到什么钱。大奶奶说他只关心自己赚不赚钱,说舞笙不像自己的儿子。说着舞笙便离开了。俊杰向奶奶献媚说舞笙是个读书人,他不喜欢生意场上的事,说他以后会尽心尽力的。大奶奶说让俊杰以后多费心了。俊杰问起莲生什么时候回家,大奶奶说家里发生这么多事,让她在外面避避也好,还说俊杰要是他的女婿就好了,但她又说莲生要嫁就要嫁个有钱有势的。

镜心为舞笙送夜宵,看到舞笙很烦恼,就为他,她说大奶奶说他是因为爱他,让他别生气,她还说厚朴做人做事光明正大。舞笙听后生气地让镜心出去了。

厚朴给病人药,镜心来到了,厚朴问镜心过的怎么样,镜心说他很好,不过请他们小心,大奶奶已经生气了。厚朴拉着镜心的手问她是否还惦记他,镜心却让他珍惜普洱。可是厚朴抱着镜心说她只要她,而镜心说她不想和他在一起。厚朴问她是不是爱上舞笙了,镜心说是便跑了。

龙家管家让下人打听回春堂的消息。

莲生在庙里请求佛祖保佑厚朴能爱上她,于是求了钱上面说姻缘将近。

俊杰在莲生房里想着莲生并拿走了她的随身之物和相片。

回春堂的药让水泡了一夜,药效全没了。厚朴来到积善堂找舞笙,骂他卑鄙,说他要陷害普洱,说着就要动手。舞笙说他应该学会提防,还问他哪个女人跟他有好下场,厚朴没说话,被普洱拉走了。

周师爷拿着账本让大奶奶过目,遇到了俊杰,俊杰说让他别去碰钉子,说大奶奶正在气头上,说着夺过账本说要替他交账。周师爷于是就答应了。俊杰翻看着账本心想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然后就把账本交给了大奶奶,说周师爷没脸见她死活托他把账本交给他,说周师爷毕竟是外人,家里的生意该自己家人做好,让大奶奶把当铺交给他管理,可是大奶奶不答应。这时舞笙找到俊杰责怪他用卑鄙的手段让回春堂损失惨重。大奶奶还让俊杰接莲生回家,还说做生意必须不择手段。

莲生来找普洱责怪她趁虚而入,普洱说她请她帮忙,她挣钱,他们各取所需。莲生骂普洱不要脸,普洱却字字珠玑。

莲生离开回春堂见到了俊杰,俊杰说人心隔肚皮,让莲生跟他一块散心,说厚朴是软骨头,莲生却骂了他便走了。

厚朴向普洱道歉,普洱说不是他的错。

镜心一个人发呆,舞笙问她是不是恨他。镜心说她和厚朴没关系了,舞笙生气地盘问他为什么老是偷偷摸摸见面。舞笙生气镜心说他是个小人,镜心无法解释就走了。恰好碰到了莲生,莲生讥讽镜心,说舞笙喜欢她,还说要是喜欢就做点什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俊杰让莲生别生他的气,莲生说她有事,要走,俊杰问她是不是要找厚朴,说他知道厚朴在哪,还说他想对她好,还说他回龙家是因为莲生,想让莲生嫁给他,说莲生小时候答应他要嫁给他,可是莲生说小时候都是闹着玩的,说他只不过是她的玩具而已,侮辱他是龙家的下人,俊杰生气打了莲生,莲生说要让大奶奶把他赶走,说完便走了。路上遇到了正在喝酒的厚朴,厚朴问她是谁,莲生说她是对她好的人,厚朴神志不清,拉着莲生叫镜心。莲生说她祈祷过他们的姻缘将近。说完就送厚朴回家。

俊杰跟踪莲生,在水里下了药,厚朴莲生喝了水都晕倒在床上。于是俊杰就了莲生。第二天,厚朴、莲生看到彼此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厚朴说一定是龙家栽赃了她,莲生说他应该承担责任,厚朴说他不记得了,可是莲生说给厚朴听,厚朴说如果是他做的他会承担责任的,莲生说这辈子她非厚朴不嫁。

俊杰在发呆大奶奶叫住了他,让他到店里拿些有助于睡眠的药,俊杰说忘了。俊杰碰到了莲生问她去哪了,莲生不理睬他就要走,俊杰说有些事不想他想象的那样,而莲生说他要和厚朴成为一家人。俊杰对莲生说她会后悔的,莲生说不用他管。

莲生找到镜心说了她和厚朴过了夜,她已经是厚朴的人了。镜心不信,莲生就让镜心去问厚朴,还让镜心等着吃他们的喜糖。

厚朴告诉了大龙,大龙说厚朴被耍了,厚朴说莲生毕竟是个女孩子,他说他不会忘了龙家对自己做的事。

厚朴找莲生来说他衣服整齐,不可能酒后失德,莲生说厚朴起得早她哪知道厚朴对自己干了什么,厚朴说不肯能,他醒来什么也记不得,莲生说厚朴是个男人就该负起责任,说绝不是龙家陷害的,也不是她故意安排的,还说让厚朴找个稳婆验验身。厚朴说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补偿她,除了成亲这件事。莲生说他知道厚朴讨厌龙家,她为了他可以从龙家搬出来。可是厚朴说就是要他的命他也会补偿的。莲生说她在三人让厚朴,那是因为她爱厚朴,说她很伤心,说她的心碎了。

莲生在庙门口遇到了俊杰,她说俊杰是个小人,生气地说她讨厌俊杰,即使这个世界上男人都死光了,她也不会嫁给他,俊杰说他要告诉她一个秘密,可是莲生说她没兴趣,他的事情她都没兴趣。

莲生回到庙里问菩萨她的姻缘到底在哪里,她说她一次次得满怀希望,却一次次失望,说自己的命运太苦。然后她留下一封信说她太伤心要一个人去散心,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

第二天,龙家发现了莲生失踪了,就发脾气,担心她会出事,责怪起下人。

万惠兰回到裁缝铺,说自己没找到,店里的雇员说他们有可能没说实话,他们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不会轻易说孩子是捡的,把孩子拱手让人。于是万惠兰又去了关家。

万惠兰见到厚朴的爹说自己睡不好觉,胸口闷,厚朴他爹为万惠兰把完脉说她是心病,只能用心药医。于是万惠兰讲起了十九年前她掉下桥与襁褓中的孩子失散了,被一个大夫收养。她说她每天都想孩子,想要找到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万惠兰说她没有睡过好觉,每天都想找到那个孩子,厚朴他爹说他不会医治她的心病,万惠兰说只有他能治她的病,问厚朴的爹是不是当年捡到孩子的大夫,厚朴他爹不承认问她是否看清了大夫长得什么样,惠兰犹豫了,说也许她真的找错了。惠兰正要走,厚朴的爹想要告诉她,却被厚朴的奶奶打断了,让她到别处打听打听,于是万惠兰告别了。她走后,厚朴的奶奶告诫厚朴的爹说不许他说厚朴的事,不想拆散自己的家,让他不许再提起厚朴的身世。

万惠兰离开关家,遇到了厚朴就到回春堂看看厚朴。万惠兰说普洱要是有麻烦就找她,说她喜欢普洱,说她觉得和普洱很有缘。惠兰说她刚从关家过来,说管大夫忙,请厚朴帮她看病,惠兰看着厚朴发呆,被普洱叫醒后就匆匆离开了。

积善堂家的药材一夜之间生了虫子,大奶奶责备他经验少,别人事先做了手脚他也不知道,说做生意不能心慈手软,积善堂亏了本,让舞笙想办法。二爷帮舞笙解围,而大奶奶说舞笙只是玩针根本不关心他们家的生意,大奶奶说自从她嫁到龙家没有一天过的高兴,可她都是为了龙家,她要求舞笙必须把亏的钱赚回来。大奶奶走后,舞笙问二叔有没有莲生的消息,二爷说没有,无奈的走了。

二爷和大奶奶说起舞笙大奶奶说他想锻炼他可是他太善良了,做生意就不能这样,她并不放心舞笙去当铺,但是觉得只有亏点钱舞笙才有可能长教训。这时进阶来了说他把生虫的药材处理好了,并对他们说如果把生虫的药材清洗后,做成药酒或者分分类就可以吸引顾客了。大奶奶夸奖他书读得好,在二爷的说服下大奶奶让俊杰看管药店。俊杰于是就答应了。她走后,大奶奶还是在夸俊杰说要是舞笙要是有俊杰一半的聪明就好了。

镜心为舞笙端来了茶,舞笙对她说他没用,连自己想要过的生活都不能争取。他还说他唯一的乐趣就是学医,只有这样,他才能过得很快乐。镜心安慰他说他做得很好,在龙家舞笙是唯一一个值得她欣赏的人。

普洱端着饺子叫厚朴吃说是收买他,想让他为她挣钱,说这次的哑巴亏不会白吃的,说着就为厚朴吃饺子。普洱说让厚朴小心俊杰,说俊杰是个伪君子,要厚朴提放他。

俊杰和魏晓峰在一块喝酒,俊杰交代他整倒舞笙。

俊杰安排的人来到龙家当铺说他有上好的文物要当,舞笙仔细看过之后,用七百三十块银元买下了一幅米友仁的画。舞笙还要为那人的娘看病,那人吓得直冒冷汗,拿了钱就走了。那人走后,舞笙说这幅画是稀世珍宝。那人出来当铺之后,就找到在门外等候的魏晓峰,把当的钱给了他。

舞笙仔细端详了那幅画,发现不对。舞笙来到回春堂找到普洱问她让普洱帮他鉴别那画是否是真的,普洱说是仿的,舞笙害怕那人来赎当到时候他就麻烦了。

魏晓峰在俊杰的指使下,准备安排那个卖画给舞笙的人去赎当,害舞笙抬不起头。

普洱给舞笙出主意让舞笙用苦肉计来堵那个人的嘴,就说是当铺着火了,到时候按原价赔偿就行了。普洱来到当铺,看到了火烧后的当铺心里惋惜。舞笙出面平了相亲的怨愤。普洱趁乱将龙家的药店的进药单拿走了。大奶奶事后让舞笙去上柱香祈求龙家平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舞笙去烧香,半路上让关家回家拿香火钱好让他能跟镜心单独相处。舞笙送给镜心一个头拆,镜心不敢收,舞笙就说如果她不要就扔了,于是镜心就收下了。舞笙问镜心最近怎么没看她的师傅,舞笙说她的师傅只会喝酒,镜心却替他说话说他对自己真的很好,还担心他抽大烟没法生活,舞笙说他派人已经帮他戒了烟,镜心感激地看着他。

到了庙中舞笙帮镜心洗水果,镜心问舞笙他身上的香油钱是怎么回事,舞笙说他嫌关家啰嗦故意支走了他。

关家回到了龙家,说他来拿香油钱,大奶奶说她早把钱给了舞笙,还说前几天当铺的簪子不见了,舞笙挑了好长时间收起来了,问关家是不是舞笙有相好的,关家就说没有。

镜心和舞笙在院子里闲聊,舞笙问她如果他一无所有镜心是不是会离开他,镜心说如果他赶她走,她就走。镜心对舞笙说他是个表面冷漠,内心却很善良的人,还说她会知恩图报的。

管家匆匆赶到了庙里说大奶奶已经给过他香火钱了,舞笙说他找到了,钱就在他的身上,说上完香就要回家。

舞笙回到家,下人说又客人来了要他去见见,于是舞笙就去了。大奶奶让舞笙见过齐总管。齐总管夸舞笙仪表堂堂,大有龙大爷的风范,还说大爷的医术高明。大奶奶送给他一只上好的人参,让他为舞笙定亲,齐总管答应了。齐总管走后,大奶奶要让舞笙去督军的女儿,舞笙坚决反对。二爷问舞笙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舞笙不同意,说他不想靠女人吃饭。

俊杰找魏晓峰告诉他说大奶奶为舞笙找到督军的女儿做媳妇。

大奶奶找到舞笙来告诉他说督军的女儿听说要嫁给舞笙,舞笙却坚决反对,说他不了解她,不要娶她,说完便走了。大奶奶让镜心和小翠把督军送来的玉白菜送到佛堂,还让小翠保管好钥匙。正好被俊杰看到。

晚上俊杰撬开佛堂的门。。。

镜心正在洗脚,小翠说她明天有事让她帮忙打扫佛堂,镜心来到佛堂,脚下一滑打碎了督军送给大奶奶的玉白菜,大奶奶看到了就开始打镜心,还想杀了她,被舞笙拦住了,说大不了陪他就是了,大奶奶气的晕了过去。

大奶奶被送到房里,对舞笙说打碎了督军送的大礼,她没法跟督军交代。大奶奶说打坏了大礼就等于破坏了一门好亲事。舞笙说大不了陪他就是了,大奶奶说打碎了督军的东西是要赔命的。

镜心跪在大奶奶门前,二爷说她跪在这里也没用,只会让大奶奶更生气。

二爷吩咐管家要找到一块一模一样的玉,还吩咐家里人不许向外人透漏这件事。

厚朴的左眼一直跳,普洱问他怎么了,他说好像要出大事了。到了晚上,厚朴来到龙家打听发生什么事了,他在王婶的帮助下进了龙家,找到镜心向她打听。

大奶奶问舞笙事情有眉目没,舞笙让他放心说问题能解决。舞笙出来对二爷说她没有找到一样的玉,南阳虽有但是时间紧根本赶不上。二爷说他知道舞笙不喜欢这门婚事,但是督军实在是得罪不起。

舞笙来到佛堂想查查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舞笙要去找镜心,走到门口,听到厚朴对镜心说要带她走,镜心说她不要走,她担心他们的亲人,厚朴说再不走就没命了,镜心答应了,但是她又想起了舞笙,说她走了舞笙一定会很麻烦。这时舞笙刚好在门外听到了。最后厚朴离开了龙家。

厚朴请大龙吃饭,请求他帮他照顾他的奶奶和爹,大龙问他怎么回事,厚朴说明天他就知道了,说他为了镜心要离开一段日子。

镜心回想起厚朴的话,心里又焦急又害怕,她看到舞笙进来说她不是故意的,她还关心舞笙和督军的婚事,说如果舞笙能娶督军家的小姐,她为他高兴。舞笙说她现在要考虑的是她以后的路,舞笙试探镜心问她是否有事情要告诉他,镜心说没有。舞笙冷笑,交代管家把镜心锁起来,看好她。

舞笙为大奶奶擦洗,大奶奶说她知道大块玉他肯定没找到,舞笙说一定会有办法的。大奶奶说他已经想好了,明天一早就把镜心送到督军府,反正祸是镜心闯的。大奶奶问舞笙是否能答应这件亲事,舞笙说礼都碎了,督军还能嫁女儿吗。大奶奶激动地认为舞笙答应了。舞笙说他娶谁都一样。大奶奶就让舞笙把她家的传家之宝送给督军。

普洱正在回春堂看账簿,突然想起了厚朴看到了厚朴留下的信,说他感谢普洱的照顾,日后一定会偿还的,普洱心里暗想如果厚朴走了她报复龙家的人选就没有了,于是叫阿福。。。

厚朴翻墙来到龙家,舞笙此刻也神情紧张。俊杰来到龙家门口,正好碰到送信给舞笙的阿福,于是阿福就将信交给了他走了。俊杰拿到信看到上面写着厚朴今晚要走恐与静心有关,慎重。于是赶忙进了龙家。

镜心正在屋里着急,突然门上的锁开了,这时厚朴来到了,就带着镜心走。在家丁就要发现他们时,舞笙替他们解了围。

俊杰带着人说家里来了人,拐走了镜心还偷了东西。于是舞笙也跟上了。厚朴跟镜心坐上了船,俊杰却开枪向他们开枪,镜心中枪掉入河里,厚朴也跳到河里去救镜心。俊杰在岸上还埋怨自己美打中。舞笙在岸上目睹了一切,伤心地掉下了眼泪。

大奶奶在屋里开始训斥下人,责备下人看不住人,连钥匙也保管不好。二爷劝她别生气,让下人们下去了。这时俊杰进来说人没抓到不过他们也活不了,还说他把他们打死了。大奶奶又说她跟督军没法交代。俊杰说他交代过岸上的劳工说只要捞到尸体就马上通知他。这时舞笙进来让大奶奶回屋躺着。大奶奶说她躺不住。不一会下人对大奶奶说钥匙找到了,在舞笙的枕头下找到的。大奶奶质问他问么回事,说她没想到龙家的内贼是他。大奶奶梦到方叔翁被吓醒了,说知道他死有不甘,说不是他。。。醒来对舞笙说她有事要告诉二爷,让他先走。无声走后,大奶奶对二爷说她见到方叔翁了,还说舞笙和方叔翁长得很像。

舞笙回到房里想着镜心,心里很难过,心里默念镜心你知道吗我有多在乎你。管家对舞笙说齐总管来了。舞笙见到了齐总管,齐总管对他说都督要舞笙去一趟,俊杰说他想陪舞笙一起去,于是齐总管答应了。大奶奶让舞笙带着珊瑚树向都督府提亲,别的什么也不要提,舞笙答应了便走了。

舞笙和俊杰带着珊瑚树来到督军府,却迟迟不见人。俊杰找到督军府家的丫鬟说他有重要的事要向都督禀报。一会儿齐总管来了说舞笙好大的胆子竟然把督军送的聘礼转卖了,怪罪舞笙没把督军放在眼里。舞笙说他没有卖,只是不小心打碎了,说他会找一个一模一样的,齐总管却说那是波斯的贡品是绝无仅有的,于是就赶他们走。

在格格的劝说下,督军出面见舞笙,怪他没主动向他说明,舞笙向他解释到玉白菜是无意打碎的,说他娘因为这件事气病了,他因为尽孝道没及时告诉督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舞笙说百善孝为先,昨天晚上打碎玉白菜的下人也出事了,请求督军之惩罚他一个人,还让督军收下珊瑚树。督军说若是聘礼他就收下,不然他就要退回。舞笙说她出身卑微,配不上格格,说他的婚事是他娘做主的,他不想定亲。督军听到他这样说生气极了,在屋里观望的玉珠小姐出来对督军说她的婚事她自己做主,于是问舞笙为什么不娶她,舞笙直言不讳说他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说他不想耽误小姐。玉珠小姐听后说她同意了舞笙的退婚,说完了就走了。舞笙将珊瑚树送给了督军后,督军将珊瑚树摔碎了,说以后走着瞧。

舞笙回到龙家,俊杰告诉大奶奶说舞笙把婚退了,俊杰还当着大奶奶的面说玉珠小姐钟情于他,为什么舞笙要拒绝呢。舞笙说他现在还不想说。

舞笙来到精心出事的河边说镜心我以为我可以忘了你,看来我错了。

俊杰扶着大奶奶回到里屋,大奶奶说舞笙为什么明明已经答应了,为什么又反悔了。

管家对舞笙说尸体捞到了已经泡坏了。舞笙伤心地让他先下去。一个人在发呆,听下人说普洱来了,就去见她。普洱对舞笙说希望能回到从前。舞笙说时过境迁,所有的事都变了,还说他不舒服,以后再谈吧。普洱说生意上的事,以后她帮他照看。舞笙犹豫了。普洱说她想跟龙家重修旧好,说舞笙不会经营生意。于是后来舞笙答应让普洱帮忙管当铺。

舞笙向俊杰要当铺的账簿,还说要普洱帮忙管理当铺,俊杰问舞笙这是不是普洱的意思。舞笙说是。俊杰说要先问过大奶奶说他也是为了龙家好。然后他又说账本不在他的手里,等等在给他。

俊杰来警告普洱说龙家不全是傻子。

俊杰找到魏晓峰说普洱一定有来历,让魏晓峰调查她的消息。

大奶奶对下人说她心里忐忑不安,说大人物之间的事情是不会轻易过去的,正说着她看到了镜心的房里的簪子,于是就质问舞笙,问他心里想什么,说亏得镜心已经死了,要不然她会找人打死她的。舞笙听后躲过簪子转身离开了。

舞笙来到屋里心想镜心竟然把簪子留下来,于是留下了眼泪。认为镜心一点也不留恋自己。

在一个茅草屋里,厚朴为镜心吃药,镜心说她觉得好多了,说有他这个丈夫在身边他一定会好的。镜心担心舞笙,让厚朴帮她打听舞笙到底怎么样啦,舞笙说他们好不容易出来不想再卷入是非。镜心说她连累了他,说龙少爷的事让她觉得心烦,让厚朴帮忙打听。厚朴于是就出门。

大龙正在为镜心和厚朴烧纸,看到厚朴吓了一跳,厚朴说他要打听厚朴的爹和奶奶的情况,说着就要找他们,被大龙拦住了。然后厚朴就去打听舞笙的消息。厚朴问了卖菜的舞笙的消息,却被魏晓峰跟踪。镜心说她担心厚朴回不来了,还说她的心里一直都有厚朴。厚朴抱着镜心说他们以后要过安静的日子。

魏晓峰到龙家找俊杰,俊杰不在,舞笙就和他见了面,说了镜心的消息。

俊杰见到魏晓峰说让他带人杀了厚朴。

舞笙走过重重山路来良善庄找镜心。厚朴向镜心求婚说不能在失去她,他虽然给她的不多,但那会是他的全部,镜心害羞地跑了,厚朴追上她,镜心答应了他。厚朴说明天就举行婚礼,正好被舞笙看到,舞笙转身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厚朴抱着镜心问她为什么不高兴,镜心说当一件好事降临时,就觉得不踏实。厚朴安慰她说幸福不会总和他们兜圈子的,还对镜心说如果她不放心今天晚上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镜心答应了。

舞笙一个人回去了坐在河边发呆。

第二天,一觉醒来,厚朴说今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镜心说幸福还是回到了他们身边。正在这时,他们听到屋外有哭声,就赶忙去看。厚朴说这时瘟疫,让所有人听好了一旦有人伤风就送他们到小屋里他是大夫会救大家的。

厚朴说他手里没有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还说青蒿熬成水喝了就能治病,没病也能预防。于是就为大家熬水喝。厚朴说青蒿不多了要去别的地方买点。临走前嘱咐镜心要小心,救人的同时也要保护自己。后来厚朴便走了。

厚朴在去买药的路上,咳嗽不止,路也走不成,镜心对着月亮祈祷厚朴早点回来。

俊杰对魏晓峰说关厚朴一天不死他就不安心。他还问了普洱的事,魏晓峰说他家很奇怪,他透不出一点信。

厚朴回来之后就晕倒了,镜心照顾他,他让镜心快点离开这里,说他不行了。镜心对厚朴说他为了她必须活下去。厚朴说他的情况太晚了。镜心托二婶照顾好厚朴后就去找普洱。

普洱的爹问普洱还有什么是没告诉他,她说他一直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普洱说厚朴为了镜心而打乱了她的计划,这场瘟疫是她亲手制造的,是效仿当年龙家的手段制造的。她说龙家失火之时,她拿到了龙家的进料单,将药材运到村里,让村民喝,然后这场瘟疫就开始蔓延了。她还说当年龙家就是用这种方法害死了爷爷奶奶还有娘,然后还想把知情者灭口,她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想把罪名栽赃给龙家。普洱她爹问她现在要怎么对厚朴,普洱说她想杀害厚朴。

普洱跟随镜心来到村里厚朴挺了五天终于好了。镜心对普洱说感谢,说她相信厚朴一定会挺过来的。普洱问他们为什么回来到这里,镜心说他们被冲到下游,这也许是他们的命。

魏晓峰和俊杰谈条件说有普洱的身世。俊杰答应了他。他说京城曾经有一个有名的大户人家姓农,还说著名的温泉七惨案中其中一个就姓农。他说她有可能就是那七个人之一。

普洱对染了瘟疫的村民说瘟疫是起因于买的药材,还说若干年前他们就沾过这件事。于是村民村民就说要告龙家。

二爷问舞笙说上个月进的夏枯草他动过没,舞笙说他没有。二爷说良善村的村民吃了龙家的药就开始得瘟疫,村民上告了他们。舞笙要去讨公道,二爷说没用,而且还说有人要陷害他们家,而且说这个人对龙家非常了解。

大奶奶只开了舞笙,问二爷说还有谁知道这件事。二爷说当年他在灭口之前起了大火,人死后每个尸体都缺少了一块,说会不会是鬼来找他们报仇,吓得大奶奶不敢再听下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厚朴醒来了,镜心对他说这次多亏了普洱,她才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来到院子里,听一个村民说如果龙家给的钱多了他们就不告了。

舞笙、二爷,俊杰从外面回来,舞笙懊恼到底是谁陷害他们,俊杰也问到他们的来历,问这么多年来龙家到底得罪谁了。大奶奶说是穷人嫉妒他们兴旺。俊杰不依不饶,还提到了温泉七惨案,大奶奶让下人扶她回去。舞笙疑惑就不停地问二爷。舞笙对二爷说大奶奶是收到了惊吓,他说要不就叫吕大夫再看看,二爷说他相信舞笙,还让舞笙到堂屋找他说话。

二爷问舞笙有什么想法,舞笙说他会尽快查明是谁做的,还说他用钱先稳住了局和百姓。二爷欣慰地看着舞笙,拿出地契和田租,对舞笙说这个家早晚都是他的。

俊杰见到舞笙说村民本来不告了可是又说菩萨显灵了。舞笙对他说当务之急就是先稳住局,他们无非是想要钱。俊杰一听就着急地说不行,舞笙说先把两块田地卖了。于是俊杰就对舞笙说他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于是就向舞笙讲起了当年有人污蔑龙家,说有个姓农的逃走了,还说上回当铺失火,有人拿走了龙家的进药单。把矛头指向了普洱。

舞笙找到普洱说要找她谈谈。他们来到河边,舞笙问她药铺的进药单是不是她拿的。普洱说她没拿,说让舞笙拿出证据,舞笙说他暂时没有证据。他还说出了普洱设计了这件事,说当年温泉七惨案是方叔翁所为,跟龙家没关系。普洱却说当年是龙家将罪名诬陷给了方叔翁,还说是龙家下毒杀害无辜村民。舞笙问她进药单到底是不是她拿的,普洱坚持说她不知道进药单的事。

舞笙走后,厚朴出现了问普洱说舞笙说的是真的吗,还问普洱是不是真的和龙家有恩怨。厚朴说他早就觉得普洱和龙家的关系很特别,他说在还没有大白之前他不想确认任何人。普洱对厚朴说农家现在自身难保,要他跟她一块儿回去,厚朴说他不能丢下自己的病人不管。

俊杰对舞笙说他早就说过不能相信普洱,舞笙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害人的证据,舞笙对他说如果用到钱就对他说。

普洱回到了药店,问阿福治瘟疫的药收集的怎么样啦,阿福说他把能买的都买了。普洱命令他今天晚上就放火把药在后山烧掉。

厚朴问镜心药材就只剩这么多了?镜心说是的。厚朴想到这也不是名贵的药为什么会这么稀缺。镜心说普洱已经尽力去找药了,厚朴叹气。镜心问他是不是和普洱闹矛盾了,说有误会就一定要解开。厚朴说他现在不想冤枉任何人。

局带了许多人到龙家说是要到龙家查看查看,于是就冲到了龙家。俊杰说这就要抄家了,警局的速度还真快。管家说这就要抄家了,俊杰说炒家也轮不到他们。

俊杰找魏晓峰说龙家要完蛋也要完在自己的手里,他还让魏晓峰干掉普洱。

有人给厚朴一批药,厚朴收到后就决定到镇上看看。

普洱告诉阿福说回春堂要关门,让他去绸缎庄帮忙。阿福走后,普洱一个人想起了厚朴在时的情景发呆。这时来了一个蒙面人要杀了她,幸亏厚朴赶到救了她。普洱希望厚朴回来,厚朴说他有件事调查清楚就要回去。他刚问起了青蒿,普洱就说最近青蒿难找,他找不到。于是厚朴说原来不是她。

厚朴送普洱回到了家,普洱的爹对她说她究竟还是爱上了厚朴,说他让普洱承受的太多了,于是普洱抱着爹哭了。

厚朴回到了良善庄对镜心说这些药他看过了,没被动过手脚,可以给乡亲服用。镜心对厚朴说她明天想去镇上买个锅,厚朴让她去了,还让她小心。

镜心到了镇上来到龙家在门口见到了舞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舞笙和镜心在一起吃饭,舞笙对她说大奶奶病了,龙家以后由他来掌事。舞笙问镜心来找他干什么,镜心说她从来都没怀疑过舞笙会害人,说他跟厚朴一样医者父母心,还问舞笙村子里的药是不是他送的,舞笙不承认,说罢就要走。镜心叫住了他,问玉白菜的事督军有没有惩罚他,还说厚朴打听到他要娶督军的女儿,舞笙赌气说是啊这么漂亮的督军女儿谁不想娶呀,说完便走了。

厚朴在给村民熬药,这时他爹来了还帮助他。不一会万惠兰来了,有村民说这不就是上回为我们送药的人。厚朴看到就要拜谢她,惠兰让他快点起来。惠兰还特地让人从南阳运来了清瘟败毒饮让乡亲们喝。她还把她的亲人生前前往各个疫病之地收集到的治疗疫病方法的药方送给了厚朴。厚朴他爹拿来看到药方的后面著有翁的标记。

厚朴他爹跟惠兰闲聊,感谢她送药及时。惠兰要喝泉水,厚朴他爹让她别喝。厚朴他爹说她送给厚朴的书很珍贵,他也要好好谢谢她。厚朴他爹为她讲了一个故事,说十九年前他得了瘟疫是方叔翁不遗余力的救了他,他才得以活命。可是方叔翁却被朝廷杀害,他说他感激方叔翁的救命之恩,说他的恩人就叫方叔翁。于是惠兰说方叔翁是她的丈夫,十九年前她家被满门抄斩,幸亏她逃了出来,还说那个遗失的孩子是方家唯一的血脉。厚朴他爹于是跪下来说他对不起他的恩人,他说厚朴是她的孩子。

厚朴他爹把事情告诉了厚朴,还说方叔翁是行医届的楷模。惠兰说方叔翁救病治人却被龙家陷害,害得他们骨肉分离。厚朴问她为什么不早点找她他。惠兰说当时她家满门抄斩,她不敢轻举妄动,还说她不奢望厚朴能叫他娘,只要看到厚朴好好地活着就好了。厚朴他爹让他认娘,说上天让他遇到厚朴就是为了让他报答方家。厚朴于是就认了娘,说他一定会为爹报仇的。

镜心在熬药,惠兰为她帮忙,惠兰说等事情过去了就替他们操办婚礼。镜心问她难道不嫌弃自己。惠兰说厚朴和镜心都是自己的孩子她心疼还来不及,不会嫌弃她。镜心感激地与她相拥。

厚朴对镜心说龙家害死了许多人,镜心对他说她在龙家呆了很长时间,但是她保证舞笙绝不是坏人。

晚上,厚朴和他爹在看方叔翁的笔记,厚朴他爹不断地夸赞方叔翁是个药界的天才。厚朴对他爹说龙家不会为了廉价的药而下那么大的功夫。厚朴还让他爹看来夏枯草说是村民吃的夏枯草前后两批不一样,后一批被染了毒。这席话正好被镜心听到。

下人对舞笙说镜心来了。镜心见到厚朴说厚朴已经找到了龙家送给村民的草药,让舞笙去求厚朴找到证据。

舞笙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奶奶和二爷,大奶奶说就算他们去求他,他也未必会答应的。

舞笙找到了厚朴,厚朴说他要在想对镜心怎么样,他会拼命保护她的。舞笙对厚朴说他很羡慕厚朴,如果他没有龙家的身世那么他是一名大夫,可是他却没有选择的自由。厚朴问他到底要做什么,舞笙说他要求他。舞笙说他们送的两批夏枯草是不同的,说希望他出来说句公道话,他还说,就算厚朴不帮忙,他也不会怨恨他,说完,便走了。厚朴说我觉不会帮你的。

大奶奶来找厚朴却意外看到厚朴喊惠兰娘,于是惠兰说她就是当年的心儿,说她就是方叔翁的妻子,幸好老天有眼,让她找到了自己的儿子。惠兰向大奶奶说明了一切,大奶奶害怕的直往后退。(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惠兰问大奶奶说这十九年来睡过安稳觉吗,大奶奶说她现在很后悔。大奶奶说刘公公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当年他和药商勾结,当时又一批药材湿了,他找到二爷把药卖到乡下谁知村民吃了药得了瘟疫,太后知道了要调查此事,刘公公要他们找个人顶罪,于是就找到了方叔翁。她说这也是不得已的。大奶奶说刘公公又太后做靠山,她要是不答应他们龙家全家就要被斩首。龙家还为方叔翁盖了墓地,每年逢年过节都去祭拜他。这次来她就是来找厚朴为龙家说句公道话,帮龙家洗脱罪名。她该说的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做了,还说求求厚朴了。

晚上,厚朴一个人在发呆,惠兰替她披上衣服,厚朴问她的身体怎么样,她说厚朴心里想什么她都清楚,问他是不是想为龙家作证。惠兰说厚朴跟他爹一样正直善良,还说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不会阻止他的。

厚朴要去警局,普洱拦住他问他龙家是怎么收买他的。厚朴说方家和龙家的事是个人恩怨,现在他只是协助警局说出。说完转身进了警局。

普洱伤心难过,她爹说也许这就是天意,说这都怪他,是他把普洱带到了仇恨里。普洱说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龙家的管家找到厚朴,送给他厚礼说是为了感谢他,另外他还带来了镜心的卖身契。厚朴收下了镜心的卖身契,却将礼物还给了龙家。

二爷说这次多亏了厚朴。大奶奶说这次的事竟然是普洱,厚朴竟然是心儿的儿子,他说如果不除掉他们,就是祸患。二爷说能化解就化解吧。

厚朴找到奶奶说这件事可能既让她高兴,又让她不高兴,于是说她的心里容不下第二个人,说让奶奶同意自己娶镜心,于是奶奶拿着为他们做的嫁衣,说她同意了。这时镜心出现,奶奶说以前以为是为他们好,后来惠兰找她说了很多,她才渐渐明白这是害了他们。说完祖孙三人抱到一块哭了起来。

惠兰来到镜心的舅母家送来了聘礼,镜心的舅母感恩载德,说厚朴和镜心的婚礼她会一手操办的。惠兰还对他们说镜心嫁到方家就是方家的人,以后绝不会让她吃亏。

寺里的尼姑告诉莲生说厚朴和镜心就要结婚了,于是莲生离开了寺庙。

镜心结婚那天舞笙托人送给了镜心曾经送给她的那个簪子。

镜心正在拿着镜心曾将送给他的鞋垫发呆,下人给他一封信,信上写着莲生已怀孕五个月,她现在要去找厚朴。

镜心和舞笙正在拜堂,莲生挺着肚子给大家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厚朴的。镜心听后便跑了,可是莲生以死相逼。镜心跑到院子里,看到了舞笙便哭了,舞笙抱着她问她怎么回事。

惠兰对莲生说死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惠兰又让莲生先回家,让厚朴好好想想,一定会给她一个公道。莲生说她在家等他们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镜心问舞笙是不是早就知道,舞笙说他不知道。她说这是一段解不开的结的姻缘。这时嫣红来了镜心让她带她走。

莲生见到莲生,莲生说孩子就是厚朴的,还埋怨舞笙说他心里只有镜心,唯有她,还说这件事要是等他帮忙,就什么也没有了。

舞笙带着莲生回到龙家,她告诉大奶奶说孩子是厚朴的,事情发生在她离家出走的前一天,她说她真心爱厚朴,在她心里她早就是厚朴的人了。大奶奶问莲生是不是厚朴欺负她,莲生说这是天意,这是姻缘安排的,只是出了这件事厚朴不愿意承认,于是她就离家出走。起初她只是想要散心,可是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大奶奶和龙二爷都反对她生下厚朴的孩子。但是莲生说她知道龙家发生的一切,可是她就要生下孩子,要不然就一尸两命。

厚朴的奶奶让厚朴好好想想,到底孩子是不是他的,厚朴说他真的想不起来。他爹就责备他让他承担责任。厚朴最后说他决定了他要等到莲生生完孩子后,看看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然后再做决定,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娶莲生的。

厚朴去镜心的舅母家找镜心,镜心他舅舅说他真是瞎眼了,才会把镜心许配给他,说完就关上门赶厚朴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莲生一个人在房里,俊杰给她带来了点心哄她高兴。莲生说她现在只爱吃酸辣的东西。俊杰问她最近跑哪了,莲生并不领情。莲生对俊杰说孩子天天踢她,好得很。说着俊杰就对她说这孩子要真是他的他一定让他过最好的生活。莲生对俊杰说她想让镜心在她和厚朴的面前永远消失。俊杰于是就答应了。

俊杰找到魏晓峰告诉他让镜心消息,俊杰说他为镜心找到了一个买家,价钱还挺高的,于是魏晓峰就答应了。

魏晓峰问嫣红镜心现在在哪,嫣红没告诉她,于是魏晓峰便跟踪嫣红。

镜心想要出家,师傅说她尘缘未了,静心休养一段时间后,在考虑看看。嫣红为镜心送完东西就走了。魏晓峰对镜心说他爹为了她气病了,拉着镜心就走。

镜心被送到妓院,镜心不从,老妈子就找人打她。

嫣红来到龙家,问舞笙是不是他把镜心接走了,舞笙说没有。于是舞笙就带着嫣红去赌场找魏晓峰,魏晓峰见到舞笙撒腿就跑。魏晓峰一不留神,掉进了粪坑里,舞笙就逼问他,于是他就告诉了他。

舞笙找到镜心说他来晚了,镜心说让他回去,说她不想钱太多的人情,说要留在这里赎自己的罪过。舞笙不敢相信问她是不是疯了,镜心说她是疯了而且疯的很严重。舞笙于是就对镜心说让她嫁给他,说他是真的爱她,舞笙说他知道镜心不喜欢龙家,他也不喜欢。如果镜心愿意他愿意在外面买房子过两个人生活。镜心说她欠他的太多了,她希望他能找到一个和他般配的小姐,说舞笙是个好人。说完,镜心便走了。

大龙见了厚朴对厚朴说镜心被送到了妓院。于是厚朴就去找她。镜心对厚朴说在她眼里,厚朴是个始乱终弃的人,她让厚朴对莲生负责。

大龙对嫣红说他明天就会找人去她家了提亲。嫣红说她不相信,大龙说他这一辈子就想娶她。魏晓峰在旁边偷听,趁大龙回家取东西的时候,他出来了。嫣红骂他不是人,还打了他。魏晓峰于是就开始欺负嫣红。大龙回来以后,嫣红告诉他是魏晓峰干的。

魏晓峰回到家收拾完东西正准备逃走,大龙来了拿菜刀砍死了魏晓峰。来了后,大龙对嫣红说让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于是大龙就被带走了。

舞笙来到妓院为镜心赎身,妓院老妈子说这样的姑娘她见过很多,她不是一心想贪富贵的姑娘,还为舞笙出主意,想让镜心慢慢走进舞笙心里。

镜心吃饭时,突然觉得恶心,她心想不会这个时候怀上了厚朴的孩子吧。嫣红找到镜心说都是因为她的疏忽,才会把魏晓峰引到寺里,才会害镜心沦落到这里。镜心对嫣红说希望她和大龙能幸福。嫣红对镜心说大龙已经到她家提亲了,还送给镜心镯。

Similar Posts